一块月亮石

孤岛末闻 不见空山

我的思想越来越奇特 所以不要和一座空山讲道理

月亮的不见血运动

打耳洞对于我来讲真的是超级解压

这是2017-2018年第n次的第五个耳洞 记得上一次是在右耳第四个耳位 再上一次是左耳第三个耳位 再再上一次是左耳第三个耳位 再再上一次是左耳第二个耳位...

打了又拔 超级多次 原因也很多 因为当时考试爸妈觉得我这样不好 也因为愿赌服输 也因为发炎什么的种种事情 总之就是一直都没有能拥有我的第五个 昨天去换掉左耳的小十字换成小圈圈 本来想着要打左耳最顶垂直的骨 但是姐姐说不好看 好说好歹也不愿意帮我动手 只好作罢

我和这个姐姐很熟 一直都是她帮我打耳洞 手快真的不疼 咔擦一下 超级信任 后面我问她打哪里好 她说右边吧 不对称一点就好 我说 好 她把耳钉放进小枪里 开始对位 我看向别处


仅限两秒 耳骨生花


我的第五个耳洞在右耳的第六个耳位上稳稳落座

涂了酒精 耳朵凉凉的 心情愉悦 待酒精挥发后又热热的 头发总是顽皮地想缠上去 


新生还是很柔软的 要一直好好待她


我把头发拨到耳后 太阳也准备开始缓慢坠落


夏日纪事

天气很闷,风却是凉的,爸爸说又快要下雨了。我想,那就是又会有很好看的粉色晚霞,代价却可能是明日的雨点滴答上一整天。


家里买了黄桃,山竹,樱桃,黑加仑,油桃,香蕉,有些满当当地塞进冰箱,和蔬菜禁闭在那个小小的冰冷空间,有些又放果盘里,接受风吹进来灰尘的洗礼。我在家经过厨房就会打开冰箱,拿出来一点,洗了吃些。


爸爸怕我不吃早餐,给我买了满满一袋面包,还有三明治,榴莲蛋糕和葡挞。我把蛋糕和三明治放进里面的小冰箱里,打开那个装着葡挞薄薄的纸盒子,拿出来一个,咬了一口,挞心甜蜜温热,液体淌入喉里,有点惊喜地转身,却发现爸爸拿去了一个,在喂正在把红萝卜切片的妈妈吃。


我经常性睡眠,睡了很久,很沉,这好难得。我做了好多梦,好的,不好的,醒来发现旁边是家里房间超大一只软乎乎的熊,松了口气,又闭上了眼睛。


拟好的书单和影单,列好的事情,都开始慢慢做。拿驾照只差最后一步,专辑也快到了,又要开始预定新的,好开心。正在慢慢入夜,天天有一句没一句和朋友贫嘴,充实。


写了一个新故事,很忐忑,是新的挑战,很担心自己做不好,但是满满构思,还有朋友支持,给了自己很多力量。


云层爱好者的照片又凑够了一批,悄悄往朋友圈里投放了一下,满足。


今天是“允许自己能够完全浪费一天时间”的一天,所以现在抱着枕头躺在客厅沙发上,抬头看了看窗户,暗灰蓝色的天,上面破开了一块乳白色的云。


还有我炽热肌肤的触感。
夏天对于我来说,才刚开始呢。